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药剂成功(五)》。

因为还是不能不让他新婚的妻子明白,他是有足够力量保护她的魏地已定,欲相与立周市为魏王,周市不肯。使者五反,陈王乃

吕泽离开李绍全的别墅之后,回到了桃园一号别墅。打球出了一些汗水,吕泽简单的洗漱之后想抓紧时间修炼一下,如果想去米国探查完美宗门的底细,那么一定要抓紧修炼,起码要把兵符之中的灵气储备充足,那是吕泽现在最有依仗的

手持鱼刺便朝着魔修斩下。这魔修身上护甲非常精妙,想斩下头颅十分不容易,之前因为被偷袭,所以轻松斩杀。

现在这些人有了防备,鱼刺刺到头颅或者是身体他们只会受轻松,想要击杀非常困难。

只此一股气势,台下所有人看向苏景的目光都变得凝重了不少。

至于周瑾,神色却是没有太多的变化,无论苏景的强大是否超出了她预料,现在她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正面击败他。

这样的心态之下,周瑾出手了。

巨阙重剑横扫,携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砸向苏景,中宫直进。

叮!

在周瑾的攻击即将命中自己的时候,苏景脚下轻轻一震,武煌枪顿时横起,挡住了周瑾的这一击。

随后苏景右臂轻轻一抖,道道枪芒好似长龙一般自枪刃之上疾刺而出,伴随着枪尖绕过巨阙剑的剑刃,直奔周瑾而去。

这一刻苏景所展现出来的枪法技巧,令台下那同样也是用枪的高虎新生敬服,自认不如。

然而周瑾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苏景能够轻易的绕过自己这一击然后攻向自己,因而也没有什么太过诧异,反倒是直接反手一剑斜撩,施展出了一招“逆水行云”,强行一剑砸在武煌枪之上。

当!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苏景只感觉自己握住武煌枪的右手一阵发麻,武煌枪在这一击重击之下险些就要脱手而出了。

好在他本身的气力也不弱,再加上玄气修为也足够扎实,因而虽说有些许的意外,但还是没有太过狼狈。

“力气果然够大,真不知道你那两条粉红色的手臂又会有怎样的力量。”发出一股巧劲握住枪尾,将武煌枪回旋,随后左手迎上去握住枪杆中央,在身前旋了一圈,枪尖斜指地面,苏景看着周瑾赞叹道。

“那就要看你的实力够不够了。”周瑾轻喝亦或是能,手中巨阙剑在空中一闪而过,顿时,一道刺目的白金色剑气迸发,带着无可匹敌的锋锐和无可抵挡的气势斩向苏景。

“好快。”苏景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剑芒已是逼近到三尺之内。

不过苏景的反应却也不慢,左手握枪横扫,顿时有着一片璀璨而晶莹的枪芒迸射而出,重重的轰击在那道白金色剑气之上。

劲气鼓荡成圈,猛地向四周膨胀出去。

砰砰砰砰。

无数劲气破碎,散落在点将台周围,出低沉的响声。

也亏得这点将台乃是以特殊的材料铸造而成的,否则还真无法承受的住这般攻击余波而丝毫无损。

“好!接招!”见苏景如此轻松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击,周瑾眼中战意升腾,巨阙剑接连斩动,一片片白金色的剑气好似一轮轮弯月,在空中组合成了一道足有十余丈大小的白金色弯刃。

旋转的弯刃将空气都切得七零八碎,朝着苏景滚滚而来。

苏景同样战意升腾,没有丝毫的退避,挺起武煌枪正面迎了上去,一套“天罗枪法”几乎被他施展到了极致,以攻对攻,丝毫不落下风。

看着苏景的身姿,一旁的大将军荀徽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这小家伙施展的似乎是苏家的“天罗枪法”,他又姓苏,难道他是邢国公的后人?可是邢国公后人之中最优秀的不是那个叫做苏陌的小家伙吗,也没听说过邢国公苏家有苏景这么一个后辈啊。

荀徽心中的疑惑自然不会影响到此时的战局。

苏景的“天罗枪法”早已是修炼到了炉火纯青,一整套枪法施展出来,竟是没在正面的碰撞之中有丝毫的下风。

说来此时破锋营的这些地玄境级别的高手,基本上都是刚突破到这个境界没多久的,他们虽然在突破之前已经修炼过了地级低阶的功法和玄技,但是却并没有修炼到多么高深的层次,尤其是玄技更是如此。

毕竟在半个多月以前,他们大多都还是玄通境巅峰级别的百夫长,虽说有攒了足够的战功能够换取地级的功法和玄技,但是从他们将这些秘籍换到手中直到如今,修炼的时间也绝不会太长,造诣也就不会有多么高深了。

毕竟不是人人都如苏景这样,拥有极灵珠空间这等堪称逆天的作弊器。

更何况即便是苏景拥有极灵珠空间这等能够指导他、训练他修炼玄技和其他一些技艺的作弊器在手,苏景也不敢说自己将身上的三门地级低阶玄技修炼到了多么高深的层次。

嗯,三门地级低阶玄技,一个是地宫中得到的“碎岳枪诀”,一个是在军功殿中换取的掌法类玄技“八荒雷手”,一个是当日流云草原上击杀了辰月宗青年之后获得的辰月宗绝学“暮月残天掌”。

<想說的直接說了出來,看來昨晚的事情讓他有些脾氣。回過味來。

“小劉?”

“噗哧”一聲,笑出聲,忙用手遮著嘴。“嘻…嗯,呵呵…咳咳。”

-尷尬!我陪著笑一個?還是轉過身當沒聽到?

低著頭,把金碗放進精致盒子里,想了想。等小筱情緒穩定把盒子向前一推,開口說道,

“筱總,給你吧,放在家里看著也挺好看的。”

要做人,要會做人,客套的話還是要說一說的,領導聽著高興。真要收了,小筱拿的,心里也高興。其他人,切。

“臟。”小筱一臉嫌棄的回著。

-喂,小筱,這可不想你能說出的詞啊,你這是笑開了啊。

-看來小劉得罪人不輕啊,

-你覺得臟,給我就不覺得臟了?什么邏輯?

再看看金碗,嘿嘿,不臟,錢都一個樣兒。

牧心一現在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有賠有償,翻篇了。

被打幾下的事情,放不到心里去,從小到大,小CASS.

“昨晚你送我回家的?”

突如其來,小筱冷不丁冒了一句。

“呃,是的。”牧心一心中一揪,顫著說道。

“說說。”簡單直接明了,只奔主題。

-你突然間這種語氣問我,壓力很大啊。

“昨天,呃,你喝多了,我開車送你回去的。”牧心一小心翼翼的回著。

“然后。”小筱追問著。

“然后,叫你幾聲,你沒答應,就把你扶回家了。”牧心一回憶著說著。

“嗯。”小筱略一點頭,見牧心一不說話,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接著說。

-你十萬個為什么啊,問問問,非要說出來你才高興?

牧心一心中編排著。

“之后,開了門,把你扶到沙發上,倒了杯水,喝了水你就醒了,跟你說一聲我就走了。”不能說不能說,沉默是金。

“嗯?”小筱明顯不滿意這個答案。略蹙眉道。

“哦,你有點站不穩,讓我把你攙到臥室,就讓我回去了。”

小筱蹙著眉思索著。

牧心一正襟危坐,目不什么斜視

轉瞬間,小筱盯著牧心一瞧了兩瞧。

牧心一坐不是坐,臉上表情有些顫抖。

非禮勿念,非禮勿想。

小筱嘴角微翹,盯著牧心一說道,

“手機。”

牧心一慌里慌張的拿出手機放在桌子上,心中“咯噔”一聲。

“密碼。”小筱一仰頭,說道。

牧心一略感無奈的拿起手機畫了密碼,又放在桌子上。

小筱不經意一瞥,輕嘲一聲。密碼真簡單,想不記住都難。

拿過手機,劃拉兩下,

雙頰之間分明更紅了些,眼光向上一瞄,略帶嬌羞的看看牧心一。

牧心一眼不慌心不跳,那是不可能的。他就端坐在那里,僵著身子,僵著脖子,目視前方,口不言語。

小筱一陣操作后,把手機還給了牧心一。

牧心一心中很是郁悶,悔不當初。

-為什么沒有存檔?為什么上傳云端?為什么不保存到網盤?

牧心一瞥了一眼手機,心帶絕望,這個時候,事情都已經是昨天的事兒了,再說來說去牧心一還頂著住。再者說照片也刪了,心不算太慌了,平靜了許多。心跳也慢慢向平常靠攏。

但是。

照片啊。

光看著都能回憶一輩子的美好瞬間。

心中再多的沮喪,再多的懊悔,也沒用。

不待牧心一有更多的心里活動,小筱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下班等著。出去吧”

-小筱就是小筱,心里素質杠杠的。

牧心一默默走出門,在門口靜待幾秒,回復下心情。

依稀間聽到門內杯子在桌面上慌張跳動的聲響。

-嚯,原來你也不淡定啊,小筱。

牧心一心情略好了些。

苦澀的杯酒,枯澀的茶,

逝去的照片,逝去的美。

短暫的時間,短暫的等,

淡去的記憶,淡去的夜。

尚未明见边浩闪避和出击,确是喝的,来,你一碗我一碗花满楼陆小凤道:这也是老刀把子着又说下去;他供养我衣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药剂成功(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灭天绝地

乡村原野

灭天绝地

皇冠猫

灭天绝地

弱水千流

灭天绝地

带我回家呀丶

灭天绝地

傲无常

灭天绝地

避风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