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去而复返》。

但就在你被这种惊人的神灵感动这柄刀也不知砍过多少人的脑袋

早晨,梁晓惠在家里自己房间中正在准备上班要带的东西,从书架上拿起一本在读大一时,唐文哲来家里看望他父亲时送给她的一本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在185年前写的著名长篇小说《简爱》,这是作者在1846年写的一部具有自传色彩的作品,讲述一位出身卑微,相貌平凡,但她蔑视权贵的虚伪,显示出自立自强的人格和向往美好生活,从不向命运低头,最终收获美好爱情的女性故事。

昨天晚上睡觉前梁晓惠再次读了这本书,在阅读到的地方插了一叶精致的书签,书签上一根短短红色的扎线露在了书外面,她小心翼翼将书放进了一个蓝色的挎包中,走出了房门。

梁晓惠母亲正在厨房料理桌旁与唐青山的夫人喝早茶,看见梁晓惠从楼梯上下来马上迎上前去说道:“晓惠,上班要带的东西都放好啦。”

“哎,妈你放心,我现在就上班去了,晚上邱卓栋约了我去看一场电影,你们到时间吃晚饭不要等我了。”

唐青山的夫人也走了过来说道:“你看你们家的晓惠多懂事,现在上班了还穿得这么朴素,这个帆布的挎包早就可以升级换代啦,现在有的小姑娘用父母的钱买一个包包动辄就要上万元,你家孩子看上去就很有修养,人也长得漂亮,还爱学习,哪家找到这么好的姑娘做儿媳妇就是福气。”

“阿姨,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我就不安排什么自己的活动了,专门陪你和我妈妈去逛逛街,让你们散散心,顺便在外面吃一点东西,我已经查过了,附近最近新开了一家苏州特色餐厅,我知道阿姨是苏州人,我们一起过去吃顿午饭,我已经在网上预订好了饭店的座位了。”

“你看看,你家的闺女多懂事啊,好!那你赶快上班去吧,不要耽误时间了。”唐青山的夫人说道。

“阿姨,不会的,现在时间还早呢,我早点到单位也习惯了,妈,那我就上班去啦。”梁晓惠说完出了家门,母亲与唐青山的夫人看着梁晓惠走远了才关上了房门。

梁晓惠从家里出来,穿过一片开阔的草地就来到了小区别墅的大门口。

大门外停着一辆丰田摩托车,一个骑手头戴一顶浅蓝色头盔,坐在摩托车上,另外一位妙龄姑娘坐在后面,看见梁晓惠从大门口出来,那女孩下了车迎了过去说道:“晓惠,早上好,早饭吃过啦。”

“杜姐,早上好,我在家里吃过早饭了,这几天辛苦你了,每天陪我一起上下班,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哎,晓惠,你客气了,我也是受田老板的委托来保护你的,这是我的任务不言谢,我们的老板说了要确保你的安全,这是你们公司唐经理下的指示,我们要全力以赴做好你的安全保卫工作。”那位杜姐说完朝摩托车手挥了挥手,那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开走了。

眼前的这位杜姐是田师傅应唐文哲的要求,在近期内派人全程保护梁晓惠的安全而派来的贴身保镖。

杜姐名字叫杜娟娟,原来在房产公司工作,几年前考进了警官学校,1年前从警官学校毕业后,就被招聘到田海英位于江海市最高楼的环宇大厦顶楼开设的中餐厅做大堂经理,因为杜娟娟聪明能干,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深受客户的喜爱,专业上通过自己的努力也拿到了酒店管理的资格证书,成为田海英新开餐厅从选址到装修过程中的一个好帮手。

这次田海英要求她接受一个特殊的任务,受唐文哲之托保护一个姑娘的安全。唐文哲那次在新开饭店与闹事人的对抗中大义凛然的表现,杜娟娟见证了唐文哲的为人,对唐文哲很尊重,田海英说了是受唐文哲的委托后,就毫不犹豫担任起了梁晓惠上下班路上的贴身保镖。

两人年龄也相仿,杜娟娟比梁晓惠大了3岁,一路上有说有笑进了离家不远处的地铁站。

半小时不到,两人已经出现在迅达通信公司附近一个地铁站出口,摩托车骑手早已经到了公司大门口,骑手从目镜中注视杜娟娟陪着梁晓惠出了地铁站,走过横道线朝公司大门口走来,骑手注意观察周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一直看着梁晓惠与杜娟娟挥手告别走进公司大门。

杜娟娟目送梁晓惠进了公司大门后才转身朝摩托车走来,带上骑手递过来的安全帽,飞身跨上摩托车,摩托车一声轰鸣一溜烟开走了。

梁晓惠到了办公室坐下,打了唐文哲办公室的电话,告知唐文哲自己已经到了办公室报个平安。

唐文哲刚与梁晓惠通话结束,桌上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接过电话,对方传来李婷的声音:“文哲,经过3天的测试,阿巴克公司的‘验证测试’结束了,情况非常不理想。”

“除了上次的计算机性能测试不达标外,还有哪些项目通不过?”唐文哲问道。

“总的来说计算机的配置太低太过于陈旧,很多新的功能用不起来,特别现在图像与视频数据对系统的性能要求很高,阿巴克公司提供的计算机设备基本达不到我们的技术要求,有30%的功能测试通不过你看怎么办?阿巴克公司来派来现场的那个法国小伙子安东尼人倒是挺好的,就是与他用英语交流起来比较费劲,我又不像你会说法语,只能与他慢慢交流,现在安东尼希望对他的工作给出一个评价,或是像BZM公司那样,给他签署一个‘现场测试’认证通过的报告,那他就可以拿着这个报告向汤鹏飞交差了,然后带着女朋友开始国内旅游计划了,你看我怎么回复他的请求。”李婷说道:

唐文哲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吧,安东尼与汤鹏飞是契约关系,本身也不是阿巴克公司的员工,他在现场短时间内也解决不了测试中发现的所有问题,我建议你就与他

在这一片海域中,唯有罡风风暴那儿,才是自己的一线机会。

储铸已被沈深收进了碎星塔,虽然碎星塔还不能让修士晋级,但巩固修为,稳定境界,现在已经可以做到了。

随着沈深修为的提升、碎星塔的恢复,小塔内的天地规则,渐渐圆润了起来、也完善了起来。

在弃城一个月当中,沈深进了一次碎星塔,和灵老交流了一番,并告诉灵老要去兰查府寻找张嚣。

灵老已经完全恢复,不过大部分的时候,依然还在沉睡,对于一个器灵来说,沉睡就是他的修......

他的眼睛好象也变成了一战!李寻欢长长叹了

王苏州跳过了柳先生,拿起了一直摆在右手边的匕首,说道:“本次的重点就在它。”

众人包括桐凰都将目光投向了红艳艳的匕首,重新审视了一番。

能坐在这里的都是调查局的骨干,而调查局本来就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些人可以说是走南闯北,见识过的大场面也都不少。而且调查局自己本身就是非常注重行动组的装备研发,再加上处理过的各种案情里,或奇或怪的法宝也大都会被当做教材讲解过,就连一些骇人听闻的禁忌法宝,在场诸位也都涉猎一二,可还真没有一人见过这件法宝。

况且这把匕首除了表面散发着红艳艳的光,像是涂抹了毒药一样,其他还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而如果只是涂抹了毒药,除了一些无解的剧毒,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众人心中各有猜测,等待着王苏州接下来的讲述。

“这是本次案件的凶器。”

“我想在座的诸位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云笈七签》卷五十四记载,人之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三魂健全的人,神清气爽,五行不拘,百邪不侵,疾病不萦,长生可学。而人之七魄,则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七者分别对应着人的喜、怒、哀、乐、爱、恶、欲。”

“具体情况,诸位要想了解可以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索,我就不一一赘述了。简而言之,按照德伊洛弗的本我自我超我的划分来说的话,三魂就是人的超我,七魄就是人的本我。也不要问我什么叫本我自我超我,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用手机搜索。更概括来说,三魂代表着人的善良,七魄代表着人的欲望。正常人三魂健全,可以压制住七魄,不让他们出来干坏事。所以一些失了魂的人,才总是会干蠢事情。而这把匕首的最大功能就是燃烧人的三魂。请注意,这里要划重点了。”王苏州用匕首敲了敲桌子,仿佛在给学生上课的班主任。

“它燃烧的是使用者的三魂。”

这个说法让调查局的诸位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燃烧使用者的三魂,那是为了用来自杀吗?

桐凰作为代表提出了问题:“那这不是在自残吗?有什么用?”

王苏州点点头赞许道:“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就很好。”

桐凰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和王苏州计较这些小细节,也就听之任之了。

王苏州看着桐凰也没有什么反应,自觉没趣,老老实实道:“这不是一般的自残。它在燃烧使用者三魂的同时,会将燃烧产生出的大量能量短效地反馈在使用者身上。也就是它附魔了一个短效的强力BUFF,虽然一个人只能用一次。但根据本人亲身经历得到的不负责任的推断,这个BUFF能让一些实力不济的妖怪……额,异常人类也能短时间爆发出远超出他正常水准的力量。”

众人听了,虽然觉得这把匕首好像有些作用,但也就那么回事啊,这类的自残性的武器多了去了。什么魔剑魔刀啥的,调查局这么多年没收的相似道具多了去了。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王苏州似乎看出了众人的心思,正色说道:“也许大家会觉得,这把匕首也就不过如此,但我还没有讲完,这还只是皮毛。”他拿着匕首耍了起来,匕首在他手上翻来覆去转个不停,但始终没能划伤他。

“大家千万小心,别看我没受伤就喜欢模仿。p>公子平正要上前拜祭,历福又道:“公子且慢!容我先瞻仰一下!”那两个公子平的家臣立刻挡在临时祭坛前面。

鹤续大声道:“历常侍!推举结果是神圣公平的,诸公有目共睹!你一再胡搅蛮缠,是不是因为你们王室家臣推荐的两个候选人都落选了!你心里不服气?”

宇万盛笑道:“鹤州牧,不管历常侍服不服气,他只是想看看灵位和祭品的布置是否符合王室的规制,有何不可?”

议事大殿里的领主们又大声起哄,支持宇万盛。针对朝堂的州牧,领主们的一向十分团结!

鹤续气的拍了桌子,对王泱道:“正卿,请您主持公道!”

王泱敲了敲桌面,声音传遍大殿,大殿瞬间安静,道:“历常侍,你可以检查祭坛的布置,但是你不可再继续提出要求了!”

历福点头答应,走向临时祭坛。

那两个家臣犹豫片刻,见到公子平微微点头,才勉强让开。

历福走近,先是检查了三牲五谷等祭品,突然一掌拍碎了那个玉石灵位。

事发突然,那两个家臣大叫一声:“阉人竟敢亵渎先祖!”疯狂攻向历福。

公子业怒吼着扑向祭坛,身手居然不逊于破障境的武士。

突然,不知何时冒出来大群的镇抚司的黑衣超凡高手,结成战阵,利刃齐出,几下就制服了那两个家臣和公子业。

普通战士可以用战阵对付超凡者,超凡者用战阵时,威力几何级的增加,轻松就能制服实力相差不是特别大的超凡者。

鹤续大吼道:“历福!你敢公然造反!快放了公子!”冲了上去,没几下也被黑衣武士把刀架在脖子上,堵住了嘴。

突然生变,大殿里的众人见王泱等五人依然安坐,面色如常,顿时也镇静下来,安心看戏,大部分人对州牧并不在意。

之前给公子业投票的人,也很平静,他们中大部分人其实是没有势力归属的中间派,选谁继位都行。因为有人给他们许诺,一旦公子业继位为王,就给他们一些好处,所以就投票给公子业。

但是那是公子业继位为王之后的事,现在公子业貌似要倒霉,继位基本无望了。那他不过就是个王室远亲,屁也不是,谁在乎他的死活?

少数支持鹤续的人,见势不妙,也没人敢跳出来。

历福尖笑一声,指着祭坛上一堆灵位碎片里的小雕像道:“诸君,请来看看这是什么。”

王泱道:“诸位,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大锷国主将要主持国祭,绝不可出差错。诸位依次上前,查看一下吧!”

众人好奇的上前查看,发现那座雕像虽然小,却栩栩如生,是一个不明性别的人,圆眼厚唇,方面大耳,明显不是夏族人,跟不要说锷国人了。

公子业居然祭拜未知的异域邪神,众人哗然。夏族人虽然没有明确的宗教信仰,但是都自认某个精神图腾的后裔,崇拜先祖。

比如夏帝国天子领地的人自认是黄土之龙的后裔,锷国人都自认是玄鸟的后裔,璐国人自认是黑麒麟的后裔……等等。

整个夏地公然崇拜异域神明的,只有璋国王室,他们皈依了雪域高原传来的梵教,在国内推动梵教的信仰,据说进展缓慢,璋国的大部分领主们阳奉阴违,暗中抵制,依然以璋国的精神图腾白猿为祭祀主体,百姓们也大多自认白猿后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去而复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厄运废婿

帅气爷们

厄运废婿

浩渺龙潭

厄运废婿

桑榆小姐

厄运废婿

临临01

厄运废婿

懒人s

厄运废婿

邪灵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