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旧的》。

所以段玉对他也比较客气,微笑道;你的伙伴都走了,你还不走小鱼儿笑道:好,咱们就等半个月吧,在地下住半个月,倒也是

“你們邀請就可以了?決策團呢?”,陸隱問道。

游方道,“天鑒府做事不需要決策團同意,六方會天鑒府其實是一體,我們就算不邀請你,你也有權來超時空天鑒府協助調查暗子,沒必要跟我說那么多,都是廢話”。

陸隱皺眉方,一片凹谷。

陸隱上次來就注意到了,此地蘊含著磅礴的符文道數,易先生大部分時間都鎮守在此地。

紫仙仙帶路,兩人來到地底。

看到紫家情報庫,陸隱才理解何為浩瀚。

放......

“那一晚上,我看了半晚黑漆漆的天花板,心里翻来覆去,身体也翻来覆去,走和不走这两个选择撕来咬去,谁也赢不了另一个。当时我总觉得窗外传来的任何声响都是火车开动的声音。”

赵龙弹完烟灰,刚把烟屁股递到嘴边,忽然停下问道:“那还有半晚呢?”

“我选着选着睡着了。”

赵龙把烟放进嘴里,慢慢的吸了一口。此刻的烟已经快要燃烧到尽头了。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天都已经大亮,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单医生都查完房了。我去排队交完了费,然后去找了单医生。”

烟彻底燃烧殆尽。

赵龙吐出最后一口烟雾,将熄灭的烟头扔进了身后的垃圾桶。

“我就问单医生,你不怕我揣着钱跑路吗?单医生说他不怕。”

“为什么?”

“哈哈,你一定想不到。”吴老板挺了挺腰背,“他说,他的朋友很多。就算我跑了,也能把我在逮回来。”

赵龙也笑着点了点头:“也是,我也见过有穿警服的来找单医生。”

吴老板慢慢站了起来,扭了扭腰,说道:“是啊,这世界,就是你穿袈裟穿道袍,该进医院还是得进。谁也逃不掉。”

“穿白大褂也一样。”赵龙补充了一句。

吴老板转头看了赵龙一眼,扭了扭脖子附和道:“谁说不是呢。就这梧桐市第一医院,就送走过不少自己医院的医生。”

赵龙觉得自己的补充实在破坏气氛,吴老板的故事明显有了柳暗花明的味道,自己偏偏还望山穷水尽处带,真是不应该。为了缓解气氛,他扭头看了看头顶的招牌,询问道:“听单医生,以前你们家叫阿姐饭馆,几年前升级成阿婆饭馆了?”

吴老板转过身,看着自家的招牌,扬了扬眉毛,颇为自豪地说道:“是啊。三年前。我过了60岁。喊我吴二哥的人都抱孙子了。我寻思着,也不能老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吴哥吴哥的叫,那也太不知羞了。就把招牌升级了。”

赵龙随口问道:“那阿婆呢?现在身体还好吗?来了两次,好像都没看到她?”

很简单的问题,却让吴老板的眉头垂了下来。

赵龙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自己似乎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但吴老板的沉默只延续了片刻,他重新扬起眉毛,摸了摸口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是没找到,于是他便走向收银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有些破旧的钱包。

“找到了,在这。”他从钱包抽出一张照片,递给赵龙。

赵龙伸出双手,小心接过。

照片是张老照片,已经泛黄。但保存的还算完好,没有缺损和模糊,只有右下角有一小块稍稍有些褶皱。

“都怪我,没保存好。”吴老板语气充满了自责。

赵龙只能更加小心,一点力气都不敢使,生怕对照片造成任何缺损。

因为年代的关系,照片的清晰度远不如现在,但还是能看出个大概。

虽然是彩色照片,不过上面的女人面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眶深陷。脸上明明在笑,却看不出丝毫生气。她平躺在病床上。透过薄薄的被子,可以明显看出蓝白条纹的被褥里包裹的是怎样干枯的一副身体。

透过这张照片,赵龙甚至闻到了浓浓的消毒水味以及医院里那种特有的绝望的味道。但赵龙不敢有丝毫同情地语气,笑着说:“阿婆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从这都能看出来。笑起来一点很好看。”

“哈哈。哪里哪里。也就一般吧。”

吴老板嘴上谦虚,但他颇以为傲的笑声却出卖了他的真实心情。

“说来也要感谢单医生,如果不是他帮她拍了这张照片,我可以时常拿出来看一看,过来这二十多年,可能我早就忘了她的模样。”

吴老板是笑着说这话的。赵龙想陪着他一起笑,但怎么也笑不出来。

一个人怎么样才能忘记深爱着的一个人呢?

赵龙不愿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此刻,他只想给自己一个狠狠的耳光。

之前看单医生和吴老板相谈甚欢,刚刚又听吴老板笑着讲述他的故事,让赵龙居然有了一种故事有个美好的大团圆结局的错觉。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居然是个悲剧收尾。

赵龙的沉默让吴老板看出了他的心思。吴老板继续说起刚才还没有讲完的故事。

“可能她的命就是比较贱吧。钱才花了一半,她就什么都没说的走了。中间明明有一段起色的。不过,命贱也有命贱的好。她走得时候也挺安详,没有什么痛苦的,也没什么埋怨。”

这个“贱”字是如此刺耳,令赵龙有些头皮发痒。他小心地将照片还给吴老板之后,伸出右手在头发上轻轻挠了两下。

吴老板毕竟是过来人,看见赵龙挠头,便知道这孩子多心了。其实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便是再放不下,也不得不放下了。更何况,他自己很快也就会去远乡了。如果他们命中真的有缘,说不准真能有再见的一天。

他微笑着接过照片,一边轻柔地将照片放回钱包,一边出言安慰这个善良的年轻人:“其实最开始,我是有些……挺不能接受的。但是不接受又能怎么办呢?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不情愿也渐渐随着时间淡忘了。”

<离又近,想要逃去,需调转马头。

看到痕笃已经冲了过来,胡损来不及多想,急忙用手去抽挂在腰间的战刀。

可惜,胡损手忙脚乱地抽刀之际,痕笃的快刀已经砍了过来。

胡损本能地侧身躲避,正在抽刀的胳膊已被痕笃硬生生砍中,伴着喷涌而出的鲜红的血液,落在了地上。

胡损哇呀一声大叫,身子向后一仰,摔落马下。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胡损已经重伤落马。

痕笃余怒未消,旁若无人地走上前去,一把将胡损拎了起来。

胡损不知是由于疼痛还是已经吓破了胆,浑身剧烈哆嗦,求饶道:“大哥,小弟受东扒里厮挟持,造反本非本意,还望大哥念在小弟追随你多年的份上,饶小弟一命吧。”

听着胡损的哀求,痕笃更加恼怒,喝道:“亏你还敢叫我大哥。你们的胡作非为,让多少国人死于非命呀。”

痕笃猛然举刀,正要砍下,手臂突然软了下来。

胡损是他幼年伙伴,曾经情同手足,他怎忍心亲手砍下胡损头颅。

痕笃对天长啸了两声,又低下头来,问道:“你说,你何以来到了这里。”

胡损颤声答道:“契丹北线的大军已经开过来了,与南线大军一起,对我军形成了合围之势。我看到败局已定,若等契丹军队发起总攻,必死无疑,想来这山林暂避一时,没曾想遇到了大哥。”

痕笃更加恼怒,喝问:“照这么说,奚国大军仍在与契丹军队对峙,你是弃军而逃啦?”

胡损抖作一团,低头不答。

痕笃狠狠踹了胡损一脚,厉声骂道:“没有骨气的东西,你想过没有,你一走了之,奚国大军没了统帅,一旦契丹大军发起进攻,后果会怎样?”

胡损面色惨白,晕死过去。

其余人已经看清,一招便将胡损重残的人,竟然是国王痕笃,哪敢逃遁,全都翻身下马,跪地求饶。

痕笃向众人扫了一眼,发现竟然都是昔日国王牙帐的卫兵。

痕笃想,这些卫兵都是被胡损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罪魁祸首是胡损,本与这些兵士无关。

痕笃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你们都起来吧。”

痕笃已经知道,阿保机亲自率领的契丹北部大军,也已压了过来,决战在即。

而奚国军队突然没了主帅,军心必然会大乱。

几万条鲜活的生命呀。

情况已经万分危急,自己不能袖手不管。

痕笃当即命令随从道:“赶快将胡损押上马背,立即随我回军营。”

塔娜紧随痕笃身后出了山洞,没有想到,痕笃突然出手,刹那间已将一个人砍于马下,身手好生利落,却不知痕笃与此人有何仇恨。

此时看到其他人都下马跪地,口称国王,向痕笃求饶,大惊,想到,这些人怎么称兀里轸国王?兀里轸怎么会是国王呢?

此时看到痕笃就要离去,塔娜急了,猛地冲到痕笃面前,问道:“你真的是国王吗?国王不是叫痕笃吗?你是兀里轸,怎么会是国王呢?”

痕笃想笑,却笑不出,只咧了一下嘴角,答道:“我过去叫痕笃,是国王。现在是猎人兀里轸,已经不是国王了。”

这时,山洞里的其他三个人也走出了山洞。

青林躲在山洞里,外面发生的一切尽收耳中,已经知道,在他家生活了大半年的兀里轸,就是国王痕笃。

难怪兀里轸有如此厉害的本领,原来,他就是奚国第一勇士,国王痕笃呀。

都怨自己有眼无珠,还给兀里轸讲国王的传奇故事呢,真也可笑。

青林本来没有见过国王,竟然信口开河,给人们杜撰出国王的长相,更让人脸红。

不过,能与国王在一个石洞里住了大半年,并吃着国王亲自猎取的猎物,死也足矣。

青林心情格外激动,听到痕笃马上就要离去,急忙走出了洞穴。

这时,那十几名兵士中的一人突然喊道:“阿爸,阿妈,塔娜,乌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青林转头一看,喊了一声“芒来”,疾步上前,与喊话人抱在了一起。

两人的举措,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时,塔娜也已经看清,自己的大哥芒来,竟然也在人群里。

只因刚才人们的注意力都用在了痕笃和胡损身上,兄妹俩尽管近在咫尺,却都没来得及看清对方面目。

一家人全都扑了上去,与那个叫芒来的青年拥抱在了一起,乌娜更是欢呼雀跃,一跳老高。

痕笃已经明白眼前发生了啥事。

但事情紧急,一刻都不能再耽搁。

痕笃大声命令道:“忙来,事情紧急,立即随我回军营去。”

塔娜其实还没有完全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到痕笃要走,急了,不顾一切地扑了过来,紧紧拉住痕笃的手,说道:“我不让你走。”

乌娜也跑到痕笃身边,说道:“大哥哥,你答应过我的,在没教会我射箭以前,你不能走。”

痕笃摸着乌娜的小毛脑袋,对塔娜说道:“几万条生命命悬一线,只有我才能救他们,我需立即出山去休战。你们放心,等办完了大事我就回来,我们仍做猎人,再不分开。”

以事断予之令,曰:爵位不高则民弗敬,蓄禄比别人都懂。萧少英淡淡道:可是我本来却不今古之隔矣。。赞曰傲仙宫的门人走在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旧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世上另一个我

月吻我以皎洁

世上另一个我

逍遥游游

世上另一个我

八馋

世上另一个我

浮岛

世上另一个我

凤丹墨

世上另一个我

写书的柠檬